当前位置: > 财富平台 > 理财平台

现代货币理论的主要代表斯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Kelton)

来源: 网络整理 日期:2023-04-06 17:06 阅读:

 

自从诞生以来,现代本币理论(MMT)仍然面临着各式误会,这些人显然没有真正了解过现代本币理论,但依然将当前的全球通缩完全怪罪于它。究竟现代本币理论说了些哪些?现代本币理论的主要代表斯蒂芬妮·凯尔顿(StephanieKelton)因此编写了《赤字迷思》,扫盲了现代本币理论的观念,值得拜读。本奏议摘自本书引言。

正文

我一直记得,那是2008年,我在佛罗里达学院华盛顿中学校长经济学课程。在从芝加哥州劳伦斯市到中学的一个小时的通勤路上,我看见贴在一辆白色宝马SUV(运动型多用途车辆)寿险杠上的车贴。一张贴纸上绘制了一个略微驼背的女人,衣服口袋内翻,空空如也。他穿着红白格子的衣服、深灰色外套,戴着星星装潢纹样的高帽子,表情呆滞且严厉。

——这就是山姆老头。这些人和那位贴着车贴的车主一样,都坚信我们的政府正在平缓破产,财政决算早已未能解决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问题。

不管新政讨论的是医疗美容、基础设施建设、教育还是气候变化,都不可防止地会出现同样的问题:我们拿哪些收钱?这个车贴反映了中国人民对国家财政事务,非常是对联邦逆差规模的苦恼和恐惧。基于各党派议员对逆差的质疑,我们不难理解为何所有人提及政府的这种鲁莽行为时都会倍感愤懑。其实,我们作为个体假如都根据中国政府的方法行事,都会很快破产,如同这个贫苦落魄的山姆妹子一样。

然而假如联邦决算和你的家庭决算有本质的不同呢?假如我告诉你“赤字撒旦”不是真的呢?假如我能让你坚信我们的经济是把人民和月球置于第一位的,同时也不用害怕找不到财源的问题呢?

哥白尼和跟随他的科学家们改变了我们对宇宙的理解,证明了月球紧扣太阳转,而不是太阳紧扣月球转。对于我们怎样理解顺差及其与经济的关系,也须要一个类似的突破。当提及提高公共福利时,虽然我们的选择远比自己意识到的多,但我们应当认识到,是何种样的“迷思”阻碍了我们的突破。

本书站在现代本币理论的视角来解释这些哥白尼式的突破,而我仍然是现代本币理论的主要支持者。我提出的主要论据适用于任何拥有本币主权的国家,如中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以及任何由政府垄断发行法定本币的国家。

现代本币理论改变了我们对政治和经济的想法,向我们展示了几乎在所有状况下,财政顺差都对经济有利。顺差是必要的,而我们对它的理解和对待方法常常是不完整或不精确的。与其错误地追求平衡决算,我们更应当追求现代本币理论所说的公共本币或主权本币的承诺,以平衡经济,使利益才能被更广泛地共享,而不是只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根据传统的观点,纳税人应当是本币宇宙的中心,由于人们坚信政府原本是没有资金的。因而,惟一可以拿来捐助政府的资金只好来自纳税人。现代本币理论从根本上重塑了这些理念,它觉得应当是本币发行者——联邦政府原本——而不是纳税人,为所有政府开支提供资金。

关于逆差的六个“迷思”

本书破除了制约我们这个国家进步的逆差迷思。

首先,我指责了联邦政府应当像家庭一样编制决算的看法。虽然没有哪些迷思比这更狠毒了。事实是,联邦政府与家庭或私人企业完全不同,由于山姆老头拥有我们没有的东西——发行欧元的权利。山姆妹子不须要掏出港元就可以掏钱,而我们都须要先有钱就能掏钱;山姆妹子不用面对越来越多乏力支付的帐单,而我们的帐单或许会堆积如山;山姆老头永远不会破产,而我们也许会。

当政府试图象管理家庭一样管理决算时,就错过了运用主权本币的力量来大降幅缓解人民生活的机会。这本书中会展示现代本币理论是怎样证明联邦政府不用依赖征税或贷款来为其总额提供资金的,并且对政府开支最重要的限制诱因是通货膨胀。

第二个迷思是,顺差是开支的证据。这是一个很容易得出的推论,由于我们都听过议员们责怪顺差是政府“入不敷出”的证据。这是一个弊端。的确,每逢政府的开支超出征税时,顺差都会出现在政府的账目上。但这也是故事的一半。

现代本币理论用一些简略的财会逻辑展现出了故事的另一半。假定政府为经济开支了100英镑,但只收到90英镑的税,这个差额就是何谓的财政顺差。但也有另一种模式来看待这个差额:山姆老头的顺差为他人造就了盈余。政府负债10港元,意味着在经济中的其他部份降低了10英镑。

问题是新政起草者看问题都很肤浅。她们看见了决算逆差,却忽视了相对盈余。因为许多日本人也没有看见这一点,它们最终会对平衡决算的努力表示赞许,虽然这或许意味着要从它们的口袋里拿钱。政府或许花得很多,顺差或许太大,但开支的证据是通货膨胀。大多数时侯,我们的问题是顺差太小,而不是太大。

第三个迷思是,顺差将给下一代引起负担。政治家喜欢搬到这个迷思,声称我们会通过逆差毁了子孙的生活,使它们背上沉重的外债。这些迷思最有影响力的始作俑者之一是罗纳德·里根。但就连参议会伯尼·桑德斯(BernieSanders)也奉承了里根的观点,他说:“我怀疑债权问题。我们不应当把它留给我们的子孙后人。”

虽然这些说法听上去很有劝说力,但其经济逻辑却并非这么,历史证明了这一点。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作为GDP的一部份,中国公债占GDP的比列快速达到了最高(120%)。因此,正是在这一时期,中产阶层推行上去,家庭实际收入中位值下降,下一代享受着更高的生活水平,而没有更高税赋带给的额外负担。现实状况是,政府逆差不会将财政负担转嫁到未来人口头上。提高逆差不会让后人显得更贫苦,提高逆差也不会让它们更富于。

第四个迷思是,顺差是有害的,由于他们会挤压民间投资,破坏经济的常年下降。这个迷思主要是由学术派中并不了解实际状况的主流经济学家和新政学者散布的,它依赖于一个错误的假定,即为了填补逆差,政府应当与其他借贷人竞争,以斩获有限的储蓄供应。这个看法觉得政府逆差减少了一些先前可适于投资到私营部委并有促使推动经济常年发展的欧元供应。书上将解释为何状况恰恰相反,财政逆差实际上降低了私人储蓄,并且可以轻易地吸引民间投资。

第五个迷思是,顺差使中国依赖其他国家。这个迷思让我们坚信,像美国和英国那样的国家对中国有很大的影响力,由于他们持有大量的中国公债。我们应当认识到,这是议员有意无意地虚假宣传,并经常将其作为搁置急需资金的社会民生项目的托词。有时侯,很多人还把这些迷思形容成不负责任地代办外国信用卡。

这就忽视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种美金并非来自美国,而是来自德国。我们也不是真的从美国贷款,而是向美国提供日元,之后让它们用这种美金换取一种安全的、有本息的资产,即法国公债。这么做绝对没有任何风险或害处。假如我们甘愿,我们可以通过一个简略的按钮操作立刻偿还这些债权。将我们的未来抵押给其他国家只是一个错误的理念,或许是出于不理解主权本币的实际运作模式,或出于政治目的而蓄意曲解。

第六个迷思是,社会福利把我们推向常年财政危机,社会保障、医疗寿险和医疗补贴是何谓的罪魁帮凶。让我来告诉你为何这些思维模式是错误的。

比如,社会寿险福利绝对没有理由被减少。我们的政府永远有能力履行未来的义务,由于它永远不或许用尽资金。与其争辩很多项目的本币费用,立法者应当比较的是谁的新政最有或许满足所有人的需求。钱永远在哪里,问题是应当用很多钱买何种。人口结构的变化和气候变化的影响是真正的挑战,或许对现有资源导致压力。我们还要确保尽一切努力管理真正的资源,并随着“婴儿潮一代”退出劳动力市场,研究出更多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并且,当牵涉社会福利开支时,我们仍然有能力履行我们对现在的退职人员和将来几代人的承诺。

在充分研究了这六个迷思背后的错误思维,并以确凿的证据加以指责以后,我们还要考虑这些真正重要的逆差。我们所面临的真正危机与联邦财政逆差或人民应当享有的福利无关。

日本有21%的婴儿生活在贫苦中,这是危机;我们的基础设施建设被评为D+,这是危机;现在的社会不平等程度已然达到了中国“镀金时代”以来的最高水平,这是危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中国普通劳动者的实际薪资几乎没有下降,这是危机;4400万印度人背负着1.6万亿卢布的中学生借贷,这是危机;假如最终随着气候变化的激化,这个星球上的生命面临害处,人类最终未能负担任何东西,这或许是最大的危机。

这种都是真正的危机,但国家顺差并不是。

逆差迷思制约国家进步

2008年11月,我并不觉得当时在街边听到的“山姆老头”车贴是一个凑巧,在同年发生的金融危机中,有关政府资金用尽的过时理念又一次遭到了关注。我们的国家当初正处于20世纪30年代大凋敝以来最严重的经济下降之中,它让人们着力感遭到,中国和世界上这些国家一样,濒于破产。

最初,次级抵押借贷市场的纷乱漫延到全球金融市场,并演弄成一场全面的经济危机,数百万乌克兰人丧失了工作、住房和生意。仅在2008年11月,就有少于80万的德国人待业,数百万人申请了待业津贴、食品券、医疗补贴及其他方式的公共补助。随着经济深陷深度下降,征税收入呈断崖式下降,拿来补助待业者的开支大幅上升,顺差达到了创纪录的7790亿欧元。整个国家深陷恐慌。

现代本币理论的支持者,包括我自己,都觉得这是一个向当初正式上任的奥巴马政府提供大胆新政设想的好机会。我们呼吁议会制定了一项强有力的经济剌激计划,要求缴纳薪资税,向各州和地方政府提供额外援助及联邦就业保障。但政府对逐步剌激经济的兴趣不大。

到了2009年1月16日,中国四大金融机构的估值已缩水一半,劳动力市场每位月都在流失数十万个工作岗位。和小罗斯福政府一样,奥巴马在1月20日宣誓供职时,适逢一个历史性的紧急时刻。30天内,他签订了7870亿港元的经济剌激计划什么是财政赤字,并荣获议会通过,成为法案。一些与他关系紧密的顾问竭力主张提高逆差,坚持觉得起码还要1.3万亿卢布能够防止经济常年下降,但其他人对任焉能“万亿”结尾的计划都迟疑不决。最后什么是财政赤字,奥巴马选择了临阵胆怯。

为何呢?由于在财政新政方面,奥巴马基本上是个保守派。周围的人给他各类头晕缭乱的数字,他只好谨慎言事,总是选择数字较低的议案。白宫经济顾问执委会书记克里斯蒂娜·罗默(ChristinaRomer)明白,这些规模的危机不或许通过区区7870亿港元就彻底得到解决。她提出了一个野心盎然的万亿卢布经济剌激计划。

却说:“好吧,总理先生,这就是你的‘至暗时刻’,比我们想像中需要糟糕。”她估算了一下数字,得出的推论是,为了规避逐渐严重的经济下降,或许须要高达1.8万亿卢布的资金。但这一计划被耶鲁学院经济学家、财政部前校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Summers)否决了,萨默斯之后成为奥巴马的首席经济顾问。

萨默斯虽然也想要一个更大的经济剌激方案,但他怀疑向议会提出任何接近一万亿卢布的要求就会导致指责,他表示,“公众不会支持,但是它永远不会被众议院通过”。日后成为奥巴马资深顾问的大卫·阿克塞尔罗德(DavidAxelrod)对萨默斯的看法表示同意,他怀疑任何超出1万亿卢布的方案将在议会和爱尔兰人民中导致“车贴恐慌”。

议会最终批准的7870亿港元,包括帮助各州和地方政府规避经济下降的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和投资红色产业的资金,以及鼓励民间消费和投资的大量税赋降价。这一切都有所帮助,但还远远不够。经济萎缩,随着逆差下降至1.4万亿卢布以上,奥巴马总理面临着逆差上升的艰巨挑战。2009年5月23日,他在接受德国C-SPAN电视台专访时,被节目主持人史蒂夫·斯库利(SteveScully)问道:“我们哪些时侯会把钱用光?”他回答说:“其实,我们今天早已没钱了。”他的话印证了那种贴着“山姆妹子”车贴的车主经常以来的担心——美国破产了。

从2007年12月持续到2009年6月的经济危机,给中国及其他国家的社区和家庭留下了永久性的外伤。中国的劳动力市场花了6年多才恢复了自2007年12月至2010年初提高的870万个工作岗位,数百万人挣扎了起码一年才找到工作,也有许多人再也没有就业。而一些找到工作的辛运儿,常常不得不满足于兼职,或从事比它们先前收入低得多的工作。同时,止赎危机吞没了8万亿卢布的房产,2007年—2009年约有630千人(包括210万婴儿)身陷贫苦。

议会本可以,也本应当做得更多,但逆差迷思早已深入人心。到2010年1月,随着待业率达到惊人的9.8%,奥巴马总理却朝着反方向出手。他在国情咨文中承诺要扭转财政剌激新政,他告诉全省人民:“全国各地的家庭都在勒住裤项链,作出艰辛的决定。联邦政府也应当那样做。”随之而至的,是一段国家持续自我伤害的时期。

据纽约联邦贮备中行(FRBSF)恐怕,金融危机和经济复苏无力使中国经济从2008年到2018年失去了高达7%的产出潜力。我们把这一数字看作是考量台湾在这10年间本可以生产的所有商品和服务(以及可荣获的收入),但由于我们无法通过保障就业及让人民有房可住来支持经济增速,这层考量含意也就失去了。因为没有做好新政规避,经济复苏平缓而低迷,损害了社区,经济损失达数万亿卢布。依据芝加哥联邦贮备中行的数据,10年来的经济增速高于平均水平,并且中国的男女老少付出了相当于人均7万美金的代价。

为何我们没有制订更好的新政?你或许觉得是由于我们的政党制早已显得这么分裂,以至于即使是面对一场恐吓到普通中国人以及大公司安全的国家灾难,议会都未能作出正确的决定。显然,这还有一定的道理。2010年,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McConnell)公开声称:“我们想实现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让奥巴马成为只有一个聘期的首相。”但两党政治并不是惟一的障碍。几三年来政党都拥戴的对顺差固执的政治立场,是一个更主要的障碍。

更大规模的逆差本可以加快经济强悍复苏,保护数百万家庭,并防止数万亿日元的经济损失。虽然,并没有一个有官衔的人力争更大规模的逆差。奥巴马总理没有,他的大多数初级顾问没有,并且连参众两院中最激进的议会也没有。为何呢?为什么你们真的坚信政府早已没钱了,还是担心违犯选民的敏感血管,如同那种在奥迪车上贴着车贴的人?

假如继续将顺差原本视为问题,我们就没法运用逆差来解决问题。现在,48%的日本人表示,提高联邦决算顺差应当是总理和议会的首要任务。本书致力促进视顺差为问题的人群数目趋近于零,但这并不容易。要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应当提防翼翼地破除某些影响公众舆论的迷思和误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