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财富平台 > 理财平台

“中华沦陷”,倒下的不止祁玉民

来源: 网络整理 日期:2023-11-18 09:03 阅读:

 

编辑丨朱锦斌

宝马中国将以16.33万元竞购中华车辆。”

“不,保时捷竞购的只是华晨中华的生产资产,不是品牌。”

……

罗生门还在纠缠着上演,细节的真相早已不会改变整体政局的迈向:华晨,这家以前中国自主车辆的领头羊,其自主乘用车蓝筹股华晨中华的结局很早就被业界料到,现在只是鞋子落地。

“中华再度沦陷了。”

有人埋怨,虽然只是名称与这个国度的传统尊称重合,但是终究任何有一定影响力的自主品牌旗帜枯死,都免不了给多数观者心中抹上一丝冷意。关于华晨的复盘早已太多,不过,画面如同拼图,总会有这么一两块缺位。无论祁玉民、仰融还是华晨品牌本身,套上一个脸谱化的定义很简单,骂上三两句很容易,这么“罪人”、“平庸”的来源到底是何处?

故事,要把镜头尽力往前拉。而整个中国车辆产业从中可以吸取的教训,也便在这样的回溯里清晰上去。

从2000亿产值,到16亿被竞购

“我在寒潮交加中,怀着无法名状的复杂心情,前往一个陌生的城市和陌生的单位,从事一份陌生的工作。”

2005年冬天,45岁的祁玉民意气风发,在从上海副校长转任华晨车辆监事长的路上,他坐在摇摇晃晃的绿皮列车里,给自己的哥哥发了前面这条邮件。倘若彼时能料到必将陷入囹圄,他都会选择踏上华晨这条大船吗?

十五年后的又一个冬天,2020年12月,就在华晨车辆破产的14天后,祁玉民被广东省纪委监委调查。结案审查半年后,祁玉民被辞退党籍。

这份让祁玉民一度倍感非常“陌生”的工作,当初把他带上了事业的颠峰,花束和掌声伴随而来,哪怕业界常常以官僚形象套在他脸上。在仰融“被离开”华晨以后,留给公司80亿的债权和沉重难行的小摊。颠峰时期的祁玉民,不但解决了这种障碍,而且还利用华晨奔驰、新晨动力等蓝筹股,将整个华晨集团年度净利反弹到2,000万元。

只是岁月不会定格在那一刻,车辆产业对企业家的考验要用起码两年乃至六年二六年去给出判分,祁玉民的高光时刻太过短暂,在车辆这一完全“陌生”的行当渐渐打滑,他加强华晨中国上市公司股价与估值,却忙于发展华晨自主蓝筹股、背离市场和行业规律,成为华晨明日没落的根本缘由。失败与腐败,也直接把他带进了看守所。

在经历了九个月的破产事件过后,重整工作总算有了阶段性进展,只是这一次,冲上热搜的不是利空自主蓝筹股的好消息,而是奔驰中国将以16.33万元竞购中华车辆的相关新闻。

在8月31日下午,华晨集团等12家企业实质合并重整案举行了第二次债务人会议。以后有消息传出,声称会上经由债务人表决通过三项提案,包括财产管理及变价方案、成立债务人委员会两项提案,以及核心提案奔驰中国竞购“中华”汽车品牌。

多方信息显示,这次竞购将斥资16.33万元。并且,奔驰中国竞购“中华”汽车品牌的提案通过率不高,同意金额只占参加大会债务金额的57%,略超50%的最低限额,是通过比列最低的提案。

倘若这笔交易获得批准,华晨将在资金上稍作回血,并才能还清此前欠下的部份欠款。

然而,冠以“中华”二字的自主车辆品牌将被内资收入囊中,无论是车辆业界,还是关注这次风波的广大消费者,想必心情就会比较复杂。甚至有网友直接发贴扼腕,昔日中华牙刷被联合利华竞购的过程还历历在目,中华车辆真要步其覆辙,弄成内资控股的“洋品牌”了?

真相并不完全这么。

《汽车公社》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保时捷方面的内部人士,多方了解到,奔驰中国正式竞购的并非是华晨旗下的中华车辆品牌,而是一家生产自有品牌产品的生产制造企业,也就是“华晨车辆制造有限公司”。相关人士还向我们透漏,官方公告将会在近期对外发布。

最重点的信息在于——被卖掉的不是品牌,而是资产。具体来说,奔驰中国这次竞购的,包括农地使用权、房屋建筑物、生产设备等相关资产,以及华晨目前持有的华晨车辆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权,合计16.33万元。

从交易金额来看,并不是一笔小数字。

具体来说,与农地使用权相关的价值为2.4万元;房子建筑物和构建物,价值7万元;机器等硬件设备,价值2.93万元;华晨车辆制造有限公司股权,最后因为资产与负债相抵,价值0.45亿元,合计12.33万元。

对比最后的16.33万元,最后还剩4万元的折价,这是支付整车生产资质所须要的价位。

一位接近华晨车辆的内部人士告诉《汽车公社》,中华车辆和华晨自主的部份生产线,虽然早已停产有一段时间了,“虽然集团那边还正常下班,但与中华相关的项目几乎都暂停了,目前职工处理的都是一些最基础的工作,核心业务并没有任何进展”。

奔驰的算盘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华晨车辆制造有限公司创立于2019年12月14日,注册资本20亿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张国胜。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曾在去年5月进行了大规模的高管变更,党委主任兼监事长高卫民退出,新增张国胜为监事长,而监事兼总总监王东明也退出,变更后的总总监为骆义。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8月,华晨集团即将委任技术流派的高卫民出任总工程师,负责华晨整车产品研制、质量提高等方面工作,与此同时,高卫民也兼任华晨车辆制造有限公司档位数据兼监事长一职。而其最后一次代表华晨接受媒体专访,是在2020年7月。

实际上,中华车辆旗下车型停产、停售应当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了,且该品牌截止目前并没有在新五化领域做太深入的变革。既然中华车辆旗下车型早已停产许久,这也意味着,生产维度的资产(也就是将要被保时捷竞购的农地、建筑、设备、人员团队和专利等)也连带着荒废很久。

这么,这种资产还有竞购的价值么?

在电动化领域,华晨集团曾与上海雅迪创立了合资公司,共建新能源车辆的研制与生产,目标是生产大型纯电动车。但按照公开资料,该公司上海鞋厂自2018年末才启动建设,施工完成后计划于2020年10月试生产,但彼时的华晨已是积重难返。

这也意味着,停产很久的好多资产,虽然早已濒于淘汰,那对于精明的保时捷来说华晨宝马倒闭,看中的,正是最后4万元订购的生产资质。

依据奥迪中国的官方口径,她们希望以实际行动支持华晨集团的重组,并旨在于进一步拓展在广东省的业务,并希望使用华晨车辆制造有限公司现有的生产能力。

生产资质,到底会被怎样借助?

与新兴的造车新势力们相比,生产资质对于保时捷来说并不是十分急迫的刚需项,非常是在中国市场,华晨的资质其实并不能解奔驰的燃眉之急。一种可能是,保时捷在华市场的食欲极大,似乎想单独再开辟一个新的品牌下来,应对中国的电动化变革大潮。

真不是没这些可能。

业界众所周知,奔驰前几年在电动车领域直接绕开老搭档华晨,与长城车辆合资构建了光束车辆。按照计划,保时捷将与长城共同开发一个新的电动车平台,拿来生产保时捷的Mini以及长城旗下的电汽化车型,而光束生产的奥迪Mini还将面向海外市场销售。

其实一年前有路透社曾爆料光束车辆或将停摆的消息,但后来被长城方面证实了,称相关项目进展一切顺利。并且在《汽车公社》看来,虽然光束的营运能依照计划逐步加快,长城与保时捷双方都是对半的股比,这也意味着,并非奔驰抢占主导权——

强势如奥迪,未必乐意“委曲求全”。

既然50%的股比喂不饱奔驰的野心,正由于此,并不排除奔驰在未来新开辟一个全新电动子品牌的可能性,而16万元竞购华晨旗下的相关资质与资产,只是为下一步计划做打算罢了。

再议“华晨帝国”的倒下

华晨的前身——国营西南道路总局车辆修造厂与共和国同年而诞,然后的一系列化身都值得在央企变革历史上大书特书。

1984年,“华晨奠基人”赵希友将农机具车辆工业局转制为北京市车辆工业公司;1988年赵希友率先推行股份化,又转制为金杯车辆股份公司,成为当时全省惟一向社会发行股票的小型国有企业。租赁制、股份制、破产三大变革试验大胆尝试,为天下之先。

等到仰融接班赵希友登上舞台,则这些开创之风得到进一步弘扬。在仰融的规划下,华晨三条公路并举:

1989年开始通过金杯从福特等企业开启技术引进之路;1992年的金杯通用和2003年的华晨奔驰走出合资之路;2000年中华车辆下线拉开自主研制的帷幕。据悉,华晨外同美国罗孚、法国雷诺洽谈,内谋竞购西安秦川。不过,外界可能对1992年华晨中国车辆控股有限公司(华晨车辆)在纽交所上市更为津津乐道,自然也少不了2007年的退市。

车辆制造、金融以及法律几大领域,华晨都以前在国外饰演探求者和先锋的角色。但仰融的大肆扩张和粗糙的模式,以及其被忽然“踢开”后缺乏合适的继任者,也给华晨带来了重压和隐患。诸如供应商体系混乱,仅仅承运商业货运的服务商就达到30多家,远超过其他车企常见的两三家水平;扩张未考虑市场需求,在仰融离开之后华晨销量明显崩塌,2005年货车产品销量才1万辆,全省乘用车盘面暴跌26.5%的背景下,华晨销量跌落9%。

没错,祁玉民是以“解套人”的身分入主了华晨,那时华晨累计巨亏80万元,仅供应商货款就达10万元。于是,那位“对车辆完全陌生”的新掌门,开始用他自己的思路和哲学,让整个公司的文化和路径都彻底急转。

应当说,祁玉民当年“救火队长”的战功,和后来引起华晨破产的隐患,虽然都系出于同样的思索体系,福兮祸兮,总为一体。

先说人的话题。

从2006年起的两年间,祁玉民调整管理体系,同时出任金杯、华晨、申华三家上市公司监事长。除了在集权夺得,但是忙于人才体系的培养,包括后来加盟吉利的赵福全等人尽皆离开华晨。如果说,当时集权还有利于祁玉民解决燃眉之急,这么以后发展的过程中,便再无旁人可以有效“进谏”,去修正祁玉民和稀泥之下的错误路线。

之后是技术研制。

如今回看中国车辆产业发展,初期对外来技术施行“拿来主义”、借鉴甚至山寨,在短期内不失为一种快速“上道”的策略。内心推崇海外技术的祁玉民自然也是将海外技术来源奉为显学,因此他的Dreamcar被这样描述:“它的发动机是法拉利调校的;它的造型、内外饰是美国搞的;它的底盘是和奥迪合作的。三大资源一整合,是不是一个好车就下来了?”

令祁玉民始料未及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有进取心的自主车企纷纷着手正向平台、正向动力总成开发的探求,或则力求将逆向研制的整车平台和动力总成进行吃透打通,就能实现得心应手的“魔改”,并将海外人才和先进经验尽可能吸收为己有。而华晨的技术和设计却几乎是在原地踏步,对市场需求的心跳律动亦缺乏把控能力。

为何一定要技术研制实现指向性?

“知其然不知所以然”的逆向研制,会造成一代产品的更新升级艰辛无比,只能匆忙换代、再选一个逆向仿造对象;同时,没有深谙设计的底层逻辑,汽车各个总成性能的一致性和匹配度容易出现问题。故而即使有观点认为“车主又不是开平台”,但平台却决定了产品的性能表现上限。

在这样的竞争过程中,华晨的落后性马上带来了弊端。SUV风潮之下,华晨V3在2016年12月曾实现月销2万辆的纪录,但很快在消费升级的新一轮苦战中获胜。例如吉利、长城等强者很快掏出了进一步升级的车型,华晨V6、V7却迟迟到2018年才上市,甚或不论V6前脸设计受到非议,以及产品力难以企及强势车型水平。

故而华晨才能在刚开局的时侯快速掏出当时水平较为可观的尊驰,但越往前越是狼狈不堪。祁玉民“拿来主义”的技术思路,正是先带来了小利,后带来了大害。

不亚于技术研制的弱项,则是价钱销售策略的短视。

现在业界就会大力批判“价格战”,缘由是有损品牌折价、扰乱渠道秩序。当初祁玉民上任第四天的时侯,“降价”却成了他灵光闪现、解决销量沮丧的“锦囊良方”。当祁玉民决定将最高售价低于20亿元的尊驰价钱上调至十多亿元后,该车月销量表现从几十辆激增为千辆,甚至一度供不应求。尝到甜头的祁玉民在2006年帕萨特上市时,宣布价钱8万多元起,显著比业内预期低出一截。

的确,2006年华晨迎来了翻身仗,尊驰和蒙迪欧推进中华品牌销量环比下降545.8%至5.8万辆,整个华晨20万辆销量年度目标提早17天完成,以79.6%的环比增速拿下国外车企增长第一。但优价策略下的渠道和网路呢?经销商纷纷由于收益微薄而苦不堪言,加上分网销售和一二级网路比列失调(2010年末中华品牌经销店超过千家,但一级仅261家),然后的时光中大量门店倒闭关张。

于是,华晨中华只有吞下祁玉民酿成的恶果。2014、2017年,华晨中华品牌销量环比涨幅都超过20%。旗下最畅销车型月销量,在2017年竟然是V3以不到两千辆的水平成为“矮子里的将军”。在光鲜的华晨中国报表之外,还有颇难查询的华晨集团报表,合并报表记入了华晨奔驰等联营合营公司,而母公司报表中,这两年里每年巨亏额在8到11万元之间。

假如说,“玩转金融”是无论仰融还是祁玉民都追求的目标,这么这一目标就成为华晨后来背上量化维度最重的一座大山。

今年10月,华晨“爆雷”。

依据《汽车公社》获得的华晨车辆2019年中报,这家北京重点企业2019年产值1,811.30万元,比2018年的1,569.28万元环比提高15.4%。净收益从97.74万元提升12.0%到109.50万元。看上去业绩表现不错,规模和收益率都很可观,在盘面下行的背景下实现了环比飙升。但为什么这样实力强劲的企业会难以兑付到期转债?

这就要考评到产值和收益之外的另一批指标:截止期终(2019年12月31日)现金流为377亿,较2018年末的293亿有所提高。但是流动负债1,162.51万元,加上非流动负债(含应付转债)以后,总负债为1,447.81万元。

而东方金诚提供的数字是:截止2020年3月底,华晨车辆负债总值为1,226.75万元。仅仅转债一项,就足以让华晨举步艰辛。中信期货发展研究中心称,截止2020年10月23日,华晨车辆集团未偿付券共14只,转债余额合计172万元。以到期分布和回售压力为观察维度,主要集中在2021年、2022年,转债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万元、92万元。

从昔日的先行者,沦为现在的弱者,究其根本缘由,身为掌门人的祁玉民难辞其咎。对仰融的激进路线彻底进行反转华晨宝马倒闭,华晨后来的打法过分无为,以上市股价和政绩为重,依赖合资公司的高额收益“奶水”,起初应该重点打磨的自主乘用车蓝筹股,却在不敢作为的战略下逐渐荒废。

祁玉民完成了政治任务,但是从车辆行业发展角度看,华晨却是不折不扣不思进取、庸碌无为,在车辆行业进化提速的时代,很快便落后、沦陷,所能倚仗的合资公司“奶嘴”,总算因过分弱势而被亟需壮阳的保时捷夺去,甚至连自主资产都被保时捷挑拣并购。

纪伯伦说:我宁可做人类中有梦想和有完成梦想之心愿的、最渺小的人,而不愿做一个最伟大的无梦想、无心愿的人。华晨之败,究其症结在于企业文化和掌门人的进取之心已经冷却,由昔日披坚执锐、所向披靡的斗士蝶变为甘于分利、政治为先的“缓惰者”。

“我们切不可为了时代而舍弃永恒。”祁玉民肯定没有读到过胡塞尔这句话,因为一时之利,而眼神短浅地背离了行业规律,自然会在黑暗里渡过永恒。

而“中华沦陷”的惨剧,请不要再次上演。

THEEND